是蓉珠 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2:00:03 来源:最忆是巢州 关键词:是蓉珠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本文关键词是蓉珠,获取更多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原文标题: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9-08 00:00:00
原文作者:最忆是巢州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原文作者,获取更多文章
如果您是原文作者,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作者:合肥百协大溪地财务顾问 梅章树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我的老家在肥东县长临河镇梅龙坝村,离合肥有三十多华里,隔南淝河与东大圩相望,隔姚埠圩与吴邦国老家六家畈相望,六家畈紧靠巢湖,梅龙坝紧靠南淝河,都是长临河镇大的村落。村庄建在南淝河的河埂上,村庄的下面都是圩田,叫姚埠圩。解放后南淝河南端近十里的河埂上,只有一所小学,叫梅龙坝小学,建在梅龙坝的祠堂里,家乡的小孩都在那里上学。如果说东大圩是合肥的粮仓,那么姚埠圩就是李鸿章家的粮库,姚埠圩里大部分良田,解放前都归李鸿章家族所有,叫"李府田",我家从祖父起,就是靠租种"李府田"养家活口的,因此解放后土改时,我家得了个好成份——貧下中农,这对于我以后人生经历:在合肥三中初中入团、文革初期血统论风波、下放后上调合肥、进厂后入党提级,都是大大受益的,没有因为家庭出身而吃过什么苦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我家祖上世代为农,耕读为本,劳动传家,没有出过出类拔萃的人。祖父兄弟五人,他排行老五,因为最小,而得到太老爷的眷顾,全家省吃俭用,供他读了几年私塾,因此成为家中唯一识字的人。记得他一生中,最为珍贵的东西,就是那些已经保存发黄的线装书籍,可惜文革开始不久后,被人当作“四旧”烧掉了。他活了八十多岁,逝于饿饭年。

我父亲有两位姐姐,一位弟弟,按照祖上不成文的规矩,我叔叔也读了几年私塾,成为他们这一辈人中识字的人,我叔叔一生最为辉煌的事,就是那年上了肥东县的报纸,1958年大跃进年代,“端起巢湖当水瓢,哪里干旱哪里浇”,浮夸风盛行,上面要亩产万斤,县里选择了叔叔所在的生产队,他是梅龙坝生产队的队长,县委书记亲临现场,到堆满稻把的场地上,亲自过称,我叔叔笑容可鞠,紧紧站在姜书记的身旁,被记者拍了照,并且上了报纸,确实风光了一阵子。但好景不长,1959年他逝于饥荒,年仅四十二岁。

因为贫穷,我父亲十二岁那年,被我祖父送到人家船上帮工,那时乡间有首民谣:世间三样苦,撑船、打铁、磨豆腐。我父亲就是撑船的。解放前,风里来雨里去,他辛苦了大半辈子。解放后,经过公私合营,南淝河两岸的船工,聚集到一起,成立“合肥市水上运输公司”,我父亲自然而然成为水运公司的员工,从此,我们家就主要靠他每月几十元的工资维持生计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我母亲的前半生,在老家种田,五四年,家乡发大水,整个村庄都给冲掉了,政府把灾民们安置到长乐集附近的村庄里,暂时居住。我母亲劳动惯了,在那里着急,就跑到桥头集附近的山上,给那里的石矿砸石头,大概干了一年多。毛主席视察合肥那一年,她在家呆不住了,就跑到合肥做了她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一件事,那就是和她的亲家盛三爷商量盖房的事。盛三爷是我姐夫的父亲,他一生教书育人,他的父亲是李鸿章家里管家,积攒了一些钱,就在合肥太平庙巷的中段,购置一座自开自关的四合院,院子边上养花的地方,有一小块空地,我母亲就是要和他商量:准备在那里盖房子。那时我姐夫还轮不到当家,他家的事情,还得征求他父亲的同意。当我母亲向他表达上述意思后,盛三爷立马慷慨答应:“不成问题”。于是就小兴土木,不久两间小屋,就在我姐夫家的院子里落成了,从此母亲和我就有了栖身之处,老家的乡亲们到合肥,也有了落脚之地。

那时,母亲将近五十岁,劳动惯了,在家里着急,就跑到“三八商店”门口卖冰棒(那个年代,其他都不给卖)。因为地处闹市,三牌楼一带的人大都认得她,尤其是到了夏天,那里的小孩都十分喜欢她。我的大姐,在“三八商店”的对面土产公司当营业员,她可以就近照顾我的母亲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1978年,父亲因患胃癌去世,享年七十岁,十二年后,我母亲在长江剧院附近,被一个从农村上城的小孩,骑自行车撞伤,不久后也去世了,享年八十岁。他们一生,勤劳俭朴,热诚待人,没有带去一片云彩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就像自然界中的小草,默默无闻而生,默默无闻而枯,在它们生长时,呈现一片绿色,使大地生气盎然。我的父亲和母亲生前默默无闻,但他们一生的言行举止都给后代留下好的垂范。比如:处人要厚道,做事要实诚;望人孬,就是自己孬,不能亏别人;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;火要空心,人要忠心……这些品质都潜移默化影响了我,使我自觉或不自觉的照着他们的希望去做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下面就轮到“我”出场了:我小时候,没有名字,大人小孩都叫我“和尚”,我大姐比我大十几岁,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,仍然健在,她和我的外甥他们还住在太平庙巷,(文革后改为团结巷)在大姐的下面,我还有两位姐姐,她们小的时候,得病死了,还有一位哥哥,四五岁时过天花也死了。到我出生后,家里人怕我也保不住,就别出心裁,给我起了一个“和尚”的小名,她们可能认为:和尚造化大,阎王老爷不会请他去。

1954年是我上学的年龄,由于发大水没有上成,1955年我才在老家梅龙坝小学上学。“和尚”的名字不能再叫了,就请校长梅平鼎给我起名字,他听我母亲说:这孩子算命先生说他八字中缺“木”,于是,校长遵照家长意见,就给我起一个“梅章树”的名字。梅是姓,不能改,章是辈份,也不能改,树是为了解决缺木头的问题,这样看来,我的名字还是有些讲究的。(后来,我被上调到木器厂工作,那儿就更不缺木头了,这些都是后话)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我在老家上了三年学,四年级后,我转学到了明教寺后面的逍遥津小学上学,一下子来到城市,真好比枯木逢春,久旱逢雨,浑身都有了劲头,由于勤奋,学习成绩就不断上升,很快在班上名列前茅,因此也就得到班主任桂德功老师的赏识。那时,他是学校少先队的辅导员,五年级我被提拔为班级中队长,六年级被提拔为学校大队长,我在那里上了三年学,直到小学毕业。

1961年,我考上合肥三中,被分配在初一(2)班,班主任是体育老师范恒云,三年后我继续在三中读高中,1967年我在合肥三中高中毕业。1968年我响应毛主席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号召,到长丰县卫东公社向阳大队大梁户生产队插队落户,1970招工到合肥木器厂,从事财务工作。1975年我被提拔为财务科长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1990年参加全国会计职称考试,被定为会计师职称,1996年国营单位走下坡路,我被批准内退,离开了工作二十多年的合肥木器厂,到安徽省乡镇企业经济贸易促进会,从事主办会计工作。2002年我被合肥房地产企业百协大溪地聘为财务顾问,主要是审核单位财务账目、核对单位往来款项、同时兼顾培养企业年轻财务人员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我于1974年10月成家,和妻子胡道惠育有一男一女,长女1991年以学校第一名成绩,考上安徽工商学校,现在从事市场监督管理工作,是一名中层干部,儿子1996年考入长春空军航空学院,毕业后分配在蚌埠空军机场,从事飞机维护,是机械师,荣立三等功两次、二等功一次,享受团级待遇。

我的一家从祖父到儿子四代人,可以说一代更比一代强,生活方面,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,所有的这一切,都要感谢共产党毛主席,我们家才能翻身得解放,感谢党的改革开放,我们家才能过上富裕的日子。我自小生长在长临河梅龙坝村,是家乡的水土养育了我,树高千尺不忘根,无论我走到哪里,都不能磨灭我对故乡的印象,巢湖边那炊烟袅袅的村庄,你永远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。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,我家就在岸上住,听惯了艄公的号子,看惯了船上的白帆.....”,每当听到电影上甘岭中的插曲《我的祖国》时,我就不禁心潮澎湃热泪盈眶,我歌唱巢湖,我思念家乡。


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


尾声:今年又有好消息,我们家的第五代传人,我的外孙女,夏季高考,己经被天津财经大学录取,为此,上月23日至27日,我们祖孙三代,一行五人带着行李包裹,自驾行车1000多公里,髙高兴兴把她送往天津,开始了大学生活,长江后浪推前浪,但願一代还比一代强。


最忆是巢州


原文标题:从巢湖边上走出来的一家人
原文发布时间:2019-09-08 00:00:00
原文作者:最忆是巢州。

本文关键词是蓉珠,获取更多相关信息,请访问本站首页。
猜你喜欢
最新文章